进口饲料添加剂直销服务商

服务热线400-822-8070

梵蓝饲料添加剂更有针对性

为什么非瘟、新冠疫苗都那么难?非洲猪瘟不能用草率的疫苗来解决

返回列表 来源: 发布日期: 2020.02.13
今年的“新冠病毒”疫情轰动了世界,中国采取的措施轰动了世界,全球对于中国控制疫情的能力表示乐观。

新冠肺炎很难,它的难与非洲猪瘟不同,主要在于是新发病,给人类研究的时间太短;中国乃至世界人口密度高,流动过于频繁;人类基因差异大,新冠肺炎人与人之间临床表现差异更大,不利于及时发现被感染者。

为什么非瘟、新冠疫苗都那么难? —非洲猪瘟不能用草率的疫苗来解决111

非洲猪瘟疫情也轰动世界,但是全球反应是悲观的——中国的猪存栏大幅减少,中国养殖者期待着疫苗横空出世。
当然,有一些非瘟疫苗的研究给了我们希望和信心,最近的疫苗信息是美国5家单位宣布研究出高效非瘟疫苗。
但2020年2月7日,全球顶尖杂志《Science》上发布了一篇题为《非洲猪瘟不能用草率的疫苗来解决——某些非洲猪瘟疫苗可能造成疾病发生以及病毒传播》的文章,对非瘟疫苗研发难发表了较为公正的看法。
这篇文章有三点内容值得与大家分享:不同类型非洲猪瘟疫苗进展,基因缺失苗的问题探讨,安全非洲猪瘟疫苗开发预评估。

目前非洲猪瘟疫苗研发走过的路
1. 灭活疫苗被证明无效,即便添加佐剂也不行,因为他们不能诱发细胞免疫保护应答。
2. 含有某些抗原片段的亚单位疫苗安全,但是受制于对非洲猪瘟保护性抗原认识的局限,开发非常困难。
3. 重组蛋白疫苗或者DNA疫苗,只能诱导产生部分保护性,或者完全没有保护性免疫应答。
4. 细胞传代致弱疫苗测试不充分,很多猪免疫后发生慢性非洲猪瘟,因安全性问题严重,被召回。
5. 最有希望的是基因缺失致弱的活疫苗,目前有研究报道出现了一些让人振奋的结果。

基因缺失弱毒疫苗可能存在的问题
1. 目前还需要法规许可的可用于弱毒疫苗株稳定繁殖,并适合于大规模生产的细胞系。
2. 不仅如此,弱毒疫苗株的安全性也是需要关注的问题,比如:免疫后是否产生非洲猪瘟相关症状;是否会散播疫苗毒株;在保护免疫猪只的同时,是否会导致野毒株长期存在并散播出去感染未免疫猪群等。
3. 野猪广泛存在,是非洲猪瘟的重要宿主和传染源,疫苗是否有效可用于野猪。家猪可以通过注射免疫,对于控制野猪只能用诱饵口服免疫。

非洲猪瘟疫苗的开发预评估
下图是该文作者推荐的非洲猪瘟弱毒苗开发和评估的主要流程和内容,主要从4大方面来讲述疫苗开发与评估,我认为,值得大家借鉴。
为什么非瘟、新冠疫苗都那么难? —非洲猪瘟不能用草率的疫苗来解决222
兽医评论
疫苗一直是全球控制病毒性疾病的重要工具,这是在有疫苗的情况下做出的反应。从目前众多专家的观点看,非洲猪瘟疫苗还遥遥无期,即便有了好的毒株,仍然很难生产足够的疫苗商业应用。在没有疫苗或者疫苗很难开发的时候我们该如何决策呢?我们该怎么做呢?
回顾2003年的非典,对面对非洲猪瘟的畜牧兽医工作者来讲,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今年我国发生的人类“新冠病毒”疫情,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当很多人在呼吁开放饲料屠宰加工等绿色通道时,大家想想,我们是否应该借助“新冠肺炎”的封闭时间段,也把我们的猪场封闭2-3周(目前已经2周多了),这是否会让非洲猪瘟也有所隔离?
如果再有相关配套措施,是否帮助我们快速清除疫点和传染源,更快的让中国养猪业触底反弹呢?也许我的看法比较偏激,仅供参考,不对之处欢迎指点。

文献来源
No hasty solutions for African swine fever. Dolores Gavier- Widen, Karl Stahl and Linda Dixon. Science 367(6478), 622-624. DOI: 10.1126/ science.aaz8590

【相关推荐】

咨询热线

400-822-8070